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联系我们
联系人:刘老师
电 话:027-67868595
传 真:027-67868595
官 邮:liulaibing@mail.ccnu.edu.cn
地 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52号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编 号:430079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ETTG论坛||国际化社会智库影响国际化人才政策的路径分析
发布时间:2018-09-02 20:44:55 浏览次数:

人才与教育密切相关,通过智库为实施人才引进战略提供政策咨询是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的主要任务,并且在长达10年的发展过程中,CCG具备了国际化智库的特征,并通过直接与简介的方式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


1

国际智库的特征与发展趋势


一个国际化的智库,要有公信力,因为智库要有影响力,才能影响决策、影响舆论,要有创新的思想、坚实的人才基础、强大的传播力才,以及在研究领域和运营方式方面也要与国际接轨。


国际智库有九个发展趋势,一是资金来源灵活化;二是更加专业化;三是竞争白热化,四是影响力和独立性要求更高;五是混合型组织出现;六是互联网、新媒体、社交网络和云计算对智库的影响加大;七是重视对外关系和营销策略;八是老牌智库领导更换和管理难题,由于许多智库创始人非常强大,因此智库做得很好,但是许多智库也面临领导人更换的问题。九是全球化。


中国智库要做好几个方向的内容,包括成为思想观点和价值目标的创造者、重点领域决策咨询的提供者、社会公共利益的代言者、政策研究人才的培养者、政府与公众的沟通桥梁,以及包括独立知识、精英的学术和政策建议港湾,全球合作交流的国际平台。


2

影响决策的方式


影响决策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接方式,另外一种是间接方式,直接方式如参与决策者举办的听证会、讨论会,与决策层面对面交流。美国有国会听证,中国有各种各样的研讨会,或者直接给中南海上课,承接政府课题;还有向政府提交政策研究报告。在智库参与决策的过程中,强调使用旋转门机制,通过决策者又到了智库,形成决策的互动过程。


间接的方式,如通过出版物来影响公众、舆论,布鲁金斯每年出版著作一百多个,并且建立了自己的出版社;在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参与新闻访谈,与媒体的互动,举办学术会议和论坛,也能够引导相关方面的舆论,发挥影响公共决策的作用。教育公共政策咨询、教育智库,也是一个影响政策的重要方式。


3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实际行动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成立于2008年,明年是成立10周年。中国在参与全球化的进程中需要决策咨询机构帮助中国实现更好的全球化。CCG最初的口号是以全球视野为中国建言,以世界眼光为中国献策。CCG有一百多个专职研究和工作人员,在中国智库中规模比较大,在北京、广州、青岛、东莞都设有分院,最近也在香港成立了分会,并在香港、华盛顿、法兰克福,都有专职代表常驻。CCG是中组部人才理论研究基地,推动了“千人计划”的出台,同时还是一带一路的智库理事联盟单位。


CCG主要从事人才方面的政策研究及咨询服务,理念是不仅要在中国13亿人中选人才,还要在全球70亿中选人才为中国所用,让全世界的人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中国全球化的人才比例、城市中的人才比例,甚至全球人才比例都非常低,外国人在中国会觉得很不适应。虽然中华民族比较昌盛,但在全球化的今天需要引入更多的国际化人才。有关数据表明,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和发展的空间很大,同时还有大量的高层次人才滞留在海外,需要吸引回来。现在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到中国就业、创业,中国每年大约有五六十万学生出国留学,但来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每年大约只有四十万,所以这个比例非常大。CCG希望通过一些政策来推动留学生在中国就业、创业,并参与了《国家中长期人才规划纲要》国际部分的研究。


CCG也通过内参不断影响相关决策,包括之前关于成立国家移民局的建议,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批示,还有其他中央领导的批示,目前中央编办也正在研究这个问题。还有关于出入境法、人才签证、创建国际人才合作组织,推动中国加入国际移民组织等政策也得到中央的采纳。


CCG也通过举办各种学术论坛、研讨会影响决策。我们每年大约举办两百场活动,并有团队专门做活动,包括“人才50人论坛”、“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等。此外,还有讲课培训,通过培训影响决策者,进而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欧美同学会成立一百年讲话中提出,留学生是智囊团、人才库、民间外交生力军,来华留学与出国留学并重。为此,CCG每年都会发布中国留学生发展报告,并在留学生签证方面做了相关研究,给公安部、外交部提供了众多建议。


国际智库需要建立与国际媒体的交流的渠道,加强与国际机构的合作,这样才能影响国际议程的制定。


作者简介:

苗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联合创始人兼执行秘书长,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总干事。本文系作者2017年12月16日在首届“教育智库与教育治理50人圆桌论坛”所做演讲整理稿。

编辑 | 陈诗